个税法大修

备受关注的个人所得税法修正案草案6月19日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次会议审议,这是个税法自1980年出台以来第七次大修,也将迎来一次重要变化,值得期待。

 资  讯 

个税法大修,厚重的民生礼包

即时 | 2018-06-22 12:20

6月19日,备受关注的个人所得税法修正案草案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次会议审议,这是个税法自1980年出台以来第七次大修。从媒体报道来看,此次修法可谓亮点多多,包括提高个税起征点、对部分劳动性所得实行综合征税、优化调整税率结构、增设专项附加扣除等。这标志着我国建立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制改革迈出实质性的一步。

提高个税起征点,这是今年全国两会期间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的表态和承诺,也是公众翘首以盼的一件大事、好事,这不仅关乎百姓的腰包,而且关乎我国税收制度的改革和完善。

近年来,各方对提高个税起征点的呼声很高。此番修法也是尊重民意、顺应民意、适应国情之举。宏观上说,此次修正不是小修小补,而是个税计税方法的一次根本性变化,迈出了从分类所得税制走向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所得税制的重要一步。这意味着个税制度更加重视个人和家庭的个性化因素,也意味着个税征管模式将发生重大变化,有媒体使用了“脱胎换骨”的说法。

从具体的拟修改内容来看,此次修法传递出降税免税、增加百姓实际收入、提升公众获得感和幸福感的信号。说白了,此次修改对广大纳税人及其家庭来说将是“真金白银”的实惠。

首先是个税起征点的提高,从3500元到5000元的变化意味着至少多了1500元的免税额度,意味着进入纳税人腰包的钱将增加,也意味着将有更多人不必再缴个税。

其次是将按月计算应纳税所得额调整为按年计算,并优化调整部分税率的级距。个人所得税实行的是超额累进税率,即超出免税额度的部分按不同区间、不同税率征税,一般来说超出的越多税率越高。此番修改拟扩大3%、10%、20%三档低税率的级距;现行税率为10%的部分所得的税率降为3%;现行税率为20%的所得以及现行税率为25%的部分所得的税率降为10%……按年计算对每个月收入不同的纳税人来说无疑更加公平,而级距的扩大、税率的降低意味着挣一样多的钱,所缴的个税将减少(指对达到一定收入水平的人而言)。30%、35%、45%三档较高税率的级距保持不变,也体现了税收政策对高收入群体的调控。这将有利于缩小贫富差距,让税制更科学和人性化。

第三是拟将工资和薪金所得、劳务报酬所得、稿酬所得、特许权使用费所得等4项劳动性所得纳入综合征税范围,适用统一的超额累进税率。综合征税、统一税率,堵上了漏洞,也有利于公平。

最后,草案在明确现行扣除项目继续执行的同时,增加子女教育支出、继续教育支出、大病医疗支出、住房贷款利息和住房租金等专项附加扣除。扣除项的增加,意味着应纳税额的减少,也即意味着所缴个税的减少。

民生冷暖关系万家忧乐。某种意义上说,此番个税制度的改革和调整正是一份厚重的民生礼包。其实质是对以人为本、以人民为中心的思想的践行——与时俱进,通过调整和改革个税制度,切实减轻百姓的生活负担,让百姓的腰包更鼓一些,有更多的余地、空间去追求一份更美好的生活。

比算数字账更重要的,是改革传递出的顺民心、厚民生的价值和追求,是算好税负更公平、税制更科学这本民生大账。期待这种价值和追求指引今后相关改革的方向和趋势。

此次个税法修正案草案只是第一次提交立法机关审议,相关内容还将进一步讨论、完善。相关改革的落实也将是牵一发而动全身。无论是按年计税、综合计征税,还是专项费用扣除等,都将涉及诸多制度设计的调整,涉及诸多部门和人员的配合。

重要的是,我们期待更公平、科学的个人所得税制早日在中国大地生根开花。

个税改革是为了鼓励奋斗而非“均贫富”

即时 | 2018-06-20 09:12

  6月19日上午,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次会议举行第一次全体会议

备受关注的个人所得税法修正案草案19日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次会议审议,这是个税法自出台以来第七次大修,也将迎来一次根本性变革。

从目前发布的草案来看,个税起征点由每月3500元提高至每月5000元(每年6万元);还有多个“首次”,工资薪金、劳务报酬、稿酬和特许权使用费等四项劳动性所得首次实行综合征税,首次增加子女教育支出、继续教育支出、大病医疗支出、住房贷款利息和住房租金等专项附加扣除。

把这次个人所得税法修正,放在改革开放的开阔背景,或许能获得更清晰的认识。

个税改革史是一部富起来的历史

1978年召开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启幕中国改革开放。两年后,1980年9月10日,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所得税法》。这是新中国成立以后制定的第一部个人所得税法。此前,国家对个人基本上不征税。

在一个现代国家,税收是个人与国家关系的体现。制定个人所得税法,开征个人所得税,可以看作是国家生活开始走向正常化,个人与国家等一系列重大关系开始摆正的标志之一。

至今为止,个税法总共经历了七次修改,中国个税制度已经历经了八次改革。一部个税改革的历史,是一部中国人富起来的历史,也是中国改革开放不断深化的历史。

30多年来,个税起征点不断提高,一个重要背景,是经济高速增长带来的国民收入攀升——

1980年,个税起征点是800元。当时,我国职工月平均工资仅为63.5元,收入能达到起征点的人,可以说凤毛麟角。因应对外开放,个人所得税主要针对外籍在华工作人员。

到了2005年,我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年收入10493元,平均月收入874元,首次超过800元。随着居民收入的不断增加,2005年、2007年、2011年进行了密集调整,个税起征点从800元一路提高到目前的3500元。

近年来,个税改革往往成为舆论焦点,尤其是个税起征点,总能引发最广泛的讨论。个税改革显然不能简化为起征点调整,但大众对个税起征点更加敏感,是利益分化日益明显、利益诉求表达日益强烈的直观表现,也对改革不断提出新的要求。

相对发展起来的问题并不比不发展时少。个税改革变迁,以及人们对个税的强烈关注,对改革的启示在于,只有通过全面深化改革才能找到各方利益的“最大公约数”,回应社会关切、凝聚社会共识。

“二次分配”的核心标准是公平

个人所得税制度承担着多重功能,如增加政府财政收入、调整二次分配,不同国家对个税功能的侧重点不一样。

我国个税改革起始于改革开放进程,主要出发点和落脚点就是“二次分配”,个税调节主要体现为“削峰填谷”,也就是说,个税主要是把过高的收入降下来,再通过支付转移间接提高低收入者的收入水平。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社会贫富差距的出现,个税作为收入分配调节的功能被赋予了很高的期待和要求。尤其是近20年来,我国个人所得税法修改进入比较密集的时期,而讨论也集中在一点上,即起征点设在哪里更能体现二次分配公平。

经过多年公开讨论,应该说社会共识正在形成:费用扣除要更多地考虑纳税人赡养情况等家庭负担因素,以体现量能课税原则。从公平的要求出发,的确要考虑诸多因素,不仅是孩子的教育、还有赡养老人的问题,甚至还有纳税人自身养老、医疗保险等需求增加。此外,一些人的财产性收入增加,比如投资房地产、住房出租的收入显著增加了,个税也将有相应考虑。2011年的时候,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曾就现行个税税制评论道:“在当前国内收入差距主要来自财产性收入所得的背景下,这种税制毫无疑问打击了劳动所得,使得劳动者劳动报酬的增长速度与GDP增速相比差距更大。”

起征点不是个税公平的全部,更关键的是对税制进行改革,使之尽量与当今收入分配格局相匹配。

鼓励劳动而不是“以钱生钱”

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关于个人所得税,这样表述:“提高个人所得税起征点,增加子女教育、大病医疗等专项费用扣除,合理减负,鼓励人民群众通过劳动增加收入、迈向富裕。”

有财经媒体统计分析,在个税收入结构中,工资、薪金所得占比,2014年为65.3%。大部分人的主要收入来源,恐怕还是工资薪金等非财产性收入。有人说,工薪阶层和一般劳动者是缴纳个税的主力军,这种说法也不是毫无道理。

从草案看来,确实是全面考虑了工薪阶层的生活境况。这次提出的几个附加扣除项,包括了教育、医疗、住房等一系列的生活开支,将它们从个税缴纳的范围中扣除出去,考虑到了工薪阶层的生活压力,相信收入会相对有所增加,“小日子”应该可以更滋润一些。

草案中还提出:工资薪金、劳务报酬、稿酬和特许权使用费等四项劳动性所得,首次实行综合征税。按照现行个人所得税法:“劳务报酬所得、稿酬所得、特许权使用费所得,每次收入不超过4000元的,减除费用800元;4000元以上的,减除20%的费用。”也就是说,这次个税法修正之前,劳务报酬、稿酬和特许权使用费的收入,只要有所得,就要缴税;修正案若通过,之后,要综合达到5000元,才用缴税。从这个角度来看,是鼓励大家“多劳多得”。

鼓励人们通过劳动增加收入,凭借辛勤劳动的双手迈向富裕,而不是鼓励人们坐享其成、不劳而获,或者整天钻营着以钱快速生钱、热衷当“包租公”;鼓励成为劳动者而不是食利者,这些都是在传递并端正一种社会价值观:劳动创造美好生活、迈向富裕,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

□ 长江日报评论员华智超 杨于泽 李尔静


个税修法契合民意期待

即时 | 2018-06-20 08:43

【草案内容折射出我国立法者高度重视立法创新、民意诉求、时代变迁以及他国的立法经验,完善后的个税法将会对经济、社会等方面产生深远影响】

备受关注的个人所得税法修正案草案6月19日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次会议审议,这是个税法自1980年出台以来第七次大修,也将迎来一次重要变化,值得期待。

从新华社6月19日报道看,此次个税法完善内容很多。工资薪金、劳务报酬、稿酬和特许权使用费等四项劳动性所得首次实行综合征税;首次增加子女教育支出、继续教育支出、大病医疗支出、住房贷款利息和住房租金等专项附加扣除;首次增加反避税条款,个税起征点由每月3500元提高至每月5000元(每年6万元),也是历史最高点。这些“首次”都是民意期待的改革举措。

如上述四项劳动性所得实行综合征税,既减轻了纳税人税负,也减轻了征税成本。过去,这四项劳动性所得实行的是不同税制,纳税人要分别纳税,综合税负自然不轻。其实,很多国家实行的是综合征税,因为这几项所得都属于劳动所得、工作收入。

具体来看,增加专项附加扣除,在降低中低收入群体税负的同时,还让个税更显公平。之前,“一刀切”的单一税制对家庭负担沉重的纳税人显然是不公平的。增加专项附加扣除后,纳税人负担会有所减轻,这既有利于落实全面二孩政策,还有利于降低纳税人租房成本、减轻房贷压力等。增加反避税条款则是因为有钱人避税方式很多,既造成税收流失,也造成税收不公。至于个税起征点提高至每月5000元,也是应有之义,因为2011年调至3500元后一直没有上调,而这些年人均收入、物价等指标却是不断增长的,个税起征点只有与经济发展同步,才能公平。

当然,个税法修正案草案目前还不是正式法律,但草案内容折射出我国立法者高度重视立法创新、民意诉求、时代变迁以及他国的立法经验,完善后的个税法将会对经济、社会等方面产生深远影响,如纳税人减负后就乐于消费,有助于消费升级和经济增长。

这些“首次”出现在法律草案中,也意味着实施的技术条件基本已经成熟。此次变革的相关举措,舆论已经呼吁多年,过去未实施的原因之一是技术条件不成熟,比如税务部门需要与其他部门共享相关信息,掌握纳税人收入及家庭支出情况,才便于实施综合征税、专项附加扣除等。

当然,由于目前法律草案还存在不确定性,媒体呈现的信息很有限,有关此次个税改革的更多信息还有待进一步明确,比如个税的最高税率是否调整,或者下调多少,还有待于观察。纳税人婚姻登记、各项收入等信息是否完备,还需要审视。尤其是,个税起征点、专项附加扣除标准等,是否考虑不同地区差异,值得关注。再如,不同城市子女教育等家庭支出也是不一样的,是否区别扣除,值得思考等等。但总的来说,个税法改革的大方向令人欢欣鼓舞,其中的很多细节相信随着实践的不断深入也会持续完善,而这既需要大家理性看待,更离不开全社会的共同努力。

编辑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网站公告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闽)字12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 许可证号:1310572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闽)字第085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闽B2-20100029
福建日报社(报业集团)拥有澳门威尼斯人网址,澳门威尼斯人网站,澳门威尼斯人官网采编人员所创作作品之版权,未经福建日报社(报业集团)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和传播。
职业道德监督、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91-87095151 举报邮箱:[email protected]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0591-87275327
国新办发函[2001]232号 闽ICP备案号(闽ICP备05022042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闽)--经营性--2015-0001 全国非法网络公关工商部门举报:010-88650507(白)010-68022771(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