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优秀文化 振奋民族精神 介绍民族瑰宝 宣传中华精英
突出海西特色 报道台港澳侨 坚持古为今用 力求雅俗共赏
投稿邮箱 收藏本站
您所在的位置: 炎黄纵横> 重点推荐> 走进八闽 > 正文
山风海涛话石狮
www.fjsen.com2015-03-03 15:44 何少川来源:炎黄纵横    我来说两句

石狮宝盖山

位于福建省东南沿海突出部的石狮市,中部偏西的宝盖山巅有座关锁塔,俗称姑嫂塔;南端深沪湾边有块巨石,上镌“镇海石”。关锁塔建于宋绍兴年间(1131—1162),至今800余载;“镇海石”虽传为明抗倭名将俞大猷所题,但巨石的存在则越千万年。它们是眼前这片土地历史的见证者,每当山风一阵阵吹来又退去,海涛一袭袭涌起又低落,声声响响,那似乎是山与海遥遥相望的这塔和那石在兴奋中交谈。它们共同回忆此地悠长的沧桑岁月,赞叹其在新时期腾飞的脚步和傲人的业绩!

一、苦难与光明并存的土地

脍炙人口的“姑嫂塔”民间传说,有着一个凄美的故事:由于生活无助,男人背井离乡远赴海外谋生,妻妹也就是姑嫂朝夕思念,在宝盖山上垒石眺望大海,日复一日垒石成塔。哥哥葬海,姑嫂投海。“姑嫂塔”既反映了苦难促使“下南洋”的真实历史,又印证了侨胞对故乡的眷恋。

宋人谢履作《泉南歌》写道:“泉州人稠山谷瘠,虽欲就耕无地辟;州南有海浩无边,每岁造舟通异域。”泉南当然也包括石狮。据《泉州府志》记载,泉南一带天灾人祸频仍,从宋崇宁元年(1102)到清乾隆二十三年(1758)泉州发生11次大旱,“种不入土、民相食”,惨状令人瞠目,人们困迫下逃往东南亚各国寻求生路。

在石狮民间还流传着一则有不同版本,但情节雷同的“相思树故事”,说的不是“下南洋”而是“过台湾”的惨剧:海边一对恩爱夫妻“穷家难熬”,想与村庄里的人一起去台湾,但妻子已有身孕经不起风浪颠簸,只好让丈夫独自前往。不久,妻子讨小海身亡滩涂,丈夫从来往的船家中得知这一消息猝然晕倒,被人救醒后变成疯子,整天呼唤着妻子的名字。一天,他突然盯住一棵小树,说起思念妻子的话,并用双手把它刨出来,小心翼翼地抱在怀里。善良的船家把他带回家乡,他把小树种在妻子过世的海边,天天守护着,最后死在树旁。人们把这树叫相思树。

不管是“下南洋”或者“过台湾”,过去描述的大多是一部血泪史。其实,历史是漫长的,也是复杂的,时期不同不可能以相同的轨迹运行,在石狮演绎的既有血泪史,也有光明史。

石狮不仅有关锁塔,而且有始建于北宋政和年间(1111—1117)的六胜塔,两座石塔都起着航标的作用。在一个面积只有一百多平方公里的弹丸之地,先后建起两座“擎天之雄观”的航标石塔,无疑是古时海外交通频繁往来的重要标志。石狮市海岸线长67.6公里,蜿蜒曲折,港湾良多。明代詹仰庇曾有诗云:“虎豹风生幽涧底,鱼龙云起大波中”。唐宋以来,辖区内的蚶江、石湖、浦内、梅林、祥芝等港口,就是当时世界东方大港泉州刺桐港的“渡头”,与国内外各地通商极盛,南宋前期与50多个国家地区发生贸易往来关系。即使在元代,海上交通贸易仍非常繁荣,石狮境内的港口,出现“缠头赤脚半蕃商,大舶高樯多海宝”奇观。由此,石狮人到海外做生意,并开始定居的情况逐渐增多,菲律宾、印尼、马来西亚、新加坡以及湄公河流域一带成为他们的聚居地。

与出国经商侨居一样,历史上也有大量石狮人因经商把整个家族,移居我国宝岛台湾。蚶江在宋元时代为泉州重要外港,又与台湾仅一水之隔,台湾盛产大米、蔗糖、水果等农产品和木材,这些都是石狮一带所缺乏的,对台交易成为必然。尤其是清政府统一台湾后,石狮各海港蹶而复振。乾隆四十七年(1784),清政府批准蚶江与台湾鹿港对渡,设置“海防官署”衙门,两岸贸易开创一个蓬勃发展的新局面,随之石狮人迁徙台湾也形成了高潮。

目前,石狮海外华侨、港澳同胞30多万人,祖籍石狮的台湾同胞30多万人。它们各自家族的迁徙史不尽相同,折射出祖地石狮萧条与繁荣、衰落与兴盛、苦难与欢欣并存或更替的不同时期历史风貌。

责任编辑:炎黄纵横
相关新闻
杂志栏目
其它栏目
杂志公告 - 关于我们 - 广告刊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