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优秀文化 振奋民族精神 介绍民族瑰宝 宣传中华精英
突出海西特色 报道台港澳侨 坚持古为今用 力求雅俗共赏
投稿邮箱 收藏本站
“笔杆不让于枪杆”
——记郭沫若为蒲风、王礼锡写的条幅
www.fjsen.com2015-08-27 16:09 黄安榕来源:炎黄纵横    我来说两句

蒲风烈士

日前,笔者收到四川省郭沫若研究会主办的《郭沫若学刊》主编王锦厚寄来的一份资料,内有郭沫若在一张军事委员会便笺上,为蒲风、王礼锡死于战地所写条幅的复印件(原件存乐山大佛文管所),内容是:“诗人而到战地服务,并死于战地,南有黄蒲风先生,北有王礼锡先生,此我国文艺史上永不磨灭之记录也。以血和生命写,把自己写成了杰作。杀敌效果,文人并不输于武人,笔杆不让于枪杆;礼锡先生的死便是无言的雄辩。”看到这里,惊喜之余,不禁引起了我对两位烈士的深切怀念……

上世纪30年代,抗日战争的炮火,惊醒了中华民族沉睡的灵魂,一批又一批年轻的诗人,昂首阔步地走上街头,高呼“全国总动员,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的口号,散发各种形式的传单,出版抗战诗专号,到电台朗诵抗敌诗篇,他们的思想感情和人民群众连成一片,为救亡图存奔走呼号。当时,随着北方领土的失陷,许多著名的文化人纷纷南下,郭沫若和茅盾等人先后于1937年秋到1938年间抵达广州,给华南的新诗歌运动以有力的推动和积极的影响。郭沫若不仅为蒲风主编的《中国诗坛》写诗、撰文、题词,还参加中国诗坛社的许多活动,曾在全市的抗日示威大游行中,与蒲风、陈残云、黄宁婴等走在中国诗坛社队列的前头。茅盾对华南的诗运也一直十分关注,曾专门在《救亡日报》上撰文评述蒲风、雷石榆、温流等中国诗坛新秀的作品,并在《这时代的诗歌》中指出:“中华民族正以血肉创作空前的‘史诗’,大时代的鼓手由来,就数诗人第一位。诗歌活跃于今日之文艺界就正是极合理的事。”最后他欢呼“诗歌的新纪元到来了,祝福所有歌咏抗战的诗人!”由此可见,在国难深重的年代,诗歌就像是战斗的号角,能起到振聋发聩,振奋人心,鼓舞全国各族人民团结抗日,取得抗日战争全面胜利的作用。

郭沫若对蒲风、王礼锡两位诗人到战地服务,并死于战地所给予的高度评价。蒲风,原名黄日华,广东梅县人,中共党员。青少年投身革命,是“左联”领导下的“中国诗歌会”创始人之一。为了开展新诗歌运动,为了民族的解放事业,足迹遍及大江南北,国外远至日本和南洋。1938年春投笔从戎,后任新四军团级干部,在艰苦的环境中随军转战,“皖南事变”突围不久因积劳成疾病逝于淮南抗日民主根据地,年仅31岁。新中国成立后,追认为革命烈士。蒲风一生勤奋,著有诗集和论文集19部、译诗2部,并流传至日本、苏联、东南亚等地;所写的诗和歌词由聂耳、孙慎、李焕之等谱曲,被广泛传唱及在影剧中出现;英名镌刻在新四军烈士纪念碑上,传略收入《辞海》、《中国大百科全书》等。王礼锡,原名王庶三,江西安福人。早年就读于江西心远大学。1928年秋与《民国日报》编辑陆晶清相识后,合作编写了《物观文学史丛稿》,在我国开创了用历史唯物主义观点研究中国文学史的先声。1932年与陈铭枢、梅龚彬、胡秋原等创办神州国光社,与陆晶清共同主编《读书杂志》,出版了四期“中国社会史论战”专辑,这是我国现代思想文化史上继五四时期思想斗争后,最为突出的一场思想斗争,在国内外引起了广泛的反响。1933年,王礼锡被迫流亡欧洲,五年中用Shelley Wang笔名发表诗作,闻名于欧洲,被欧洲文坛誉为“东方的雪莱”。其在海外诗作,结集为《去国草》,由中国诗歌出版社出版。1938年底回到重庆,立即加入全国文化界抗敌协会,常以诗歌来鼓动人民大众抗战。次年,经周恩来推荐,担任作家战地访问团团长,带领袁勃、杨骚、方殷等人组成的“笔部队”,前往晋、冀、豫、察、绥、陕等前线,用笔和敌寇战斗。同年8月于中条山战地访问期间病逝洛阳,终年38岁。重庆、成都、洛阳、桂林等地相继举行追悼会,中共中央和延安文艺界发了唁电,蒋介石也发了唁电。遗体葬在洛阳龙门西山峰上,和东山峰的白居易墓遥遥相对。著有《市声草》、《海外杂笔》、《海外二笔》等传世。

今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为铭记历史、缅怀先烈、珍视和平、开创未来,全国人民至时将要举行隆重的纪念活动。中国作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东方主战场,曾为此付出了巨大的民族牺牲,悠悠岁月铭记着革命前辈们奋斗的足迹,辉煌历史映射出抗战将士们不朽的业绩。今将郭沫若写的条幅介绍给读者,借此寄托对这些先辈的无限思念与崇敬之情。

郭沫若为王礼锡、蒲风死于战地所写条幅

革命烈士现代诗人蒲风铜像揭幕仪式在福州二中举行

责任编辑:炎黄纵横
相关新闻
杂志栏目
其它栏目
杂志公告 - 关于我们 - 广告刊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