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优秀文化 振奋民族精神 介绍民族瑰宝 宣传中华精英
突出海西特色 报道台港澳侨 坚持古为今用 力求雅俗共赏
投稿邮箱 收藏本站
为全民族抗战呐喊的中国广播
www.fjsen.com2018-01-26 15:16 赵玉明来源:炎黄纵横    我来说两句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之电力厂旧址

14年的全民奋起抗战的艰苦岁月中,中国的广播,包括国民政府官办广播电台、民营广播电台以及中国共产党创办的人民广播电台,克服重重困难,为全民抗战呐喊,为动员和激励全国军民抗日救亡斗志和增强世界进步力量的反法西斯斗争发挥了积极作用,写下了中国广播史上难忘的悲壮一页。

抗战广播的序幕

1931年,日本侵略者发动“九·一八”事变的第二天,北平广播电台即“停止播送娱乐节目,以报告暴日出兵消息”,并且停播戏曲节目,改为宣讲节目,呼吁警惕日本的侵略行径。当月,南京中央广播电台即改订播音时间,在一段时间内停播音乐,增加特种报告,揭露日本的暴行和侵略阴谋。上海92岁高龄的爱国老人马相伯从1932年11月起,连续四个月发表了12次国难广播演说,呼吁“立息内争,共御外侮”。有些广播电台慑于国民党当局不抵抗政策的压力,无法直接宣传抗日救国,于是选播了一批表现历史上爱国题材的话剧和广播剧,如《卧薪尝胆》、《岳飞》、《花木兰从军》和《文天祥》等,以鼓舞国人的爱国斗志。

1932年初,日本侵略上海,制造“一·二八”事变。当时驻上海的十九路军将士激于民族义愤,在爱国将领蒋光鼐、蔡廷锴等的率领下,不顾国民党当局的撤退命令,毅然奋起战斗,给日本侵略军多次沉重打击。十九路军的淞沪抗战,振奋了上海各界人民的抗日斗志,纷纷组织义勇军、敢死队、救护队奔赴前线。上海各广播电台及时播送前线抗战消息,亚美广播电台还与南京中央台和杭州、上海等地的官办、民营台联合组织“国难声中的临时播音节目”,及时播报淞沪御侮状况及各项消息,以告慰内地同胞。此外,亚美电台的创办人苏祖圭、苏祖国兄弟利用广播积极组织募捐衣物、医药、款项和交通工具。上海及周围的广大爱国听众积极响应,踊跃捐赠。大批慰问品及时送到前线,激励了将士们的抗日斗志。为此,坚持指挥淞沪抗战的蒋光鼐等人曾致函该台表示感谢。1933年元旦,该台邀请著名爱国人士马相伯、梅兰芳、杜重远发表广播讲演,宣传使用国货,呼吁抵制日货。随后,为纪念“一·二八”一周年,亚美电台于1月26日—31日编排播出了专门的节目,其中包括“一·二八”纪念播音开场白及事变始末介绍、“一·二八”战事每日大事记、哭周年,同时还播出了苏祖圭编写的广播剧《恐怖的回忆》,借以使市民不忘国耻,保持警惕。

1935年“一二·九”爱国运动爆发前后,著名音乐家聂耳、冼星海、吕骥和任光等分别和诗人田汉、塞克、安娥等合作创作了《义勇军进行曲》(1935年)、《毕业歌》(1934年)、《救国军歌》(1936年)、《热血》(1936年)、《打回老家去》(1936年)等一批振奋民族精神的抗日救亡歌曲。许多广播电台反复播出这批歌曲的唱片,从此,“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的歌声通过无线电波,响遍中华大地,鼓舞着广大爱国同胞奋起与日本帝国主义作英勇斗争。

停止内战,团结抗日,是国难当头发出的强音。1936年12月西安事变爆发后,爱国将领张学良、杨虎城为了逼蒋抗日,在西安广播电台发表了广播讲演。从1937年“七七”事变到“八·一三”日军进攻上海淞沪抗战,作为民国时期广播电台最大集中地的上海,二三十座广播电台以极大的热情投入抗日救亡运动的广播宣传活动,与上海广大群众的救亡运动汇成一股洪流。在“八·一三”前后,上海市各界代表组成的抗敌后援会积极组织上海市民援助前线抗日将士,并邀请各界爱国人士到广播电台发表广播讲演。抗敌后援会的组织机构中专设有广播组并制定《战时广播电台统一宣传办法》。上海的民营台均以时事报告、劝募款物、战时常识、抗战文艺为主要内容,并聘请各界名人开办救亡广播讲演,同时聘请专人分别以英、法、俄、德、日、朝等各种外语对外广播,揭露日本侵华的反动企图,表明中国人民的抗战决心。10月20日,当时在上海的宋庆龄亲自到美商RCA广播电台发表题为《中国走向民主的途中》的英语讲演。在此前后,上海文化界救亡协会又组织文化界知名人士到广播电台发表救亡广播讲演,郭沫若、钱俊瑞、胡愈之、许广平等为保卫上海大声疾呼。梅兰芳、周信芳等为募集救国公债及慰劳前方将士举行平(京)剧大会串播音。此后一段时间内,抗日救亡歌曲《出征歌》、《救亡之歌》、《伤兵慰劳歌》等,爱国戏剧《大家一条心》、《最后一课》、《放下你的鞭子》、《第七个“九·一八”》等在几个电台连续不断地反复播出。著名剧作家洪深、夏衍、孙瑜、于伶等创作的揭露汉奸卖国、配合抗日斗争的广播剧《开船锣》、《“七·二八”那一天》、《最后一课》、《以身许国》和田汉等人发表的一批短剧本,都曾由救亡演剧队第十二队、十三队等在电台广播过,取得了很好的宣传效果。从8月到11月上海沦陷这一阶段,上海军民的战斗精神可歌可泣,上海电台的广播宣传有声有色。对此,茅盾曾给予相当高的评价,他在《救亡日报》上撰文说:“无线电播音在抗战宣传上确实起了很大的作用,这方面的工作人员也确实尽了最大的努力。”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开皤70周年纪念

“保卫大武汉”中的抗战之声

1937年11月下旬,日本侵略军进攻南京前夕,国民政府决定迁都重庆,部分党政机关先行转移到武汉办公。中共代表团也移驻武汉。由此到1938年10月武汉沦陷的近一年间,武汉成为中国抗战的领导中心,汉口广播电台也一度与长沙广播电台联合接替了国民党中央台的播音,从而担负起中国抗战中枢喉舌的历史使命。在抗战初期的抗日高潮中,武汉的广播声震长空,为“保卫大武汉”作出了重要贡献。

1938年春夏,蒋介石、冯玉祥、周恩来、彭德怀、邵力子等各方面代表人物纷纷在汉口台发表广播演讲,激励民众的抗日斗志。4月7日至13日,武汉举行抗战扩大宣传周活动。8日,周恩来在《新华日报》上就如何进行抗战广播宣传发表专论,强调指出,宣传周要扩大到前线,首先利用每天的广播演讲,鼓舞前线浴血奋战的将士。他还指出:“这次武汉抗战宣传周,应当成为全国抗战宣传的开始。武汉宣传动员的成绩,将成为全国宣传动员的模范。”11日,周恩来应邀到汉口台发表了题为《争取更大的新的胜利》的广播讲演。他在讲演中肯定了鲁南台儿庄胜利的意义,分析了日军侵略的新动向,并且提出了争取更大胜利的几项条件,号召巩固全民族的团结,不断夺取前线斗争的新胜利,最后打败日本帝国主义强盗。周恩来在撤离汉口辗转赴重庆途中,11月7日,还曾在长沙广播电台向全省发表过一次广播讲话。郭沫若领导下的军委会政治部第三厅团结大批文化界的爱国人士,利用广播进行了新闻、讲演、戏剧、音乐等多方面的抗日宣传活动,在广大群众中产生了重大影响。郭沫若在武汉期间多次发表广播讲演,揭露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本质,呼吁全体人民团结起来,奋起抗日,争取民族解放斗争的最后胜利。1938年5月,他在《第三厅工作报告》中多次提到利用广播播出新闻、歌曲、戏剧、讲演进行抗日宣传活动。著名的日本友人绿川英子、鹿地亘等人站在反侵略战争的正义立场上,积极参加了反对日本侵略的广播宣传活动,表现了崇高的国际主义精神。此外,三厅还有专人负责每天监听日本电台的广播,然后整理成情报资料,送给八路军办事处和国民党军事委员会各部门。武汉声势浩大的抗日宣传活动,一直持续到1938年10月武汉失守。

红军最早无线电广播员

中国抗战广播的中心——重庆

1937年“七七事变”开始了全面抗战。南京的国民党的中央台一方面减少了一般文艺节目,增加了战争新闻的报道;另一方面,增建防空工程,保护广播设备,以防敌机轰炸的知识宣传。在日军飞机连续轰炸中,中央台虽略有损失,但并未中断播音。11月初,日军进逼南京,中央广播管理处人员开始疏散。20日,国民政府宣布迁都重庆。三天后,中央台在播出了“告别广播”后停止了在南京的播音,随后将部分广播设备拆卸运往重庆。12月13日,南京守卫战失败,日军占领南京。中央台和一些地方台在拆迁转移中坚持播音。据1938年底统计,国民党广播电台仅余六七座,总发射功率不到11千瓦,和抗战爆发前夕的规模相比,国民党广播设施损失相当严重。

1938年3月10日,国民党中央台在重庆恢复播音。在重庆期间,由于得到英、美在广播设备方面的多次援助,国民党广播逐步恢复并有新的发展,特别是正式开办了对国外的短波广播,该台发射功率35千瓦,1940年1月定名为国际广播电台,英文名称“Voice of china”,简称VOC,意为“中国之声”。呼号为XGOX、XGOY。该台办有对欧洲、对北美、对苏联东部及我国东北部、对日本、对华南和东南亚以及对苏联6套广播节目,分别使用英语、德语、法语、荷兰语、西班牙语、俄语、日语、越南语、马来语、泰语、缅甸语、朝鲜语、印地语以及国语和厦门话、广州话等语种播音,最多时达20多个语种(包括汉语方言),每天播音10多个小时。国际台的节目内容,以新闻和时事述评为主,几乎全部采用中央社电讯稿和《中央日报》刊登的新闻、评论,以及中宣部国际宣传处和美国新闻处提供的稿件。英美广播公司的记者,通过中宣部国际宣传处的介绍,即可到国际台直接播出自编的节目,并通过本国的广播电台届时转播。国际台每晚还办有对美国广播的英语记录节目1~2小时,由旧金山专门机构收录转播。

除国际台办有对国外广播外,昆明广播电台、贵阳广播电台也分别使用英语、日语、马来语、法语、越南语、缅甸语对外广播。

作为抗战广播中心的中央、国际两台为防御敌机轰炸,都建筑了地下防空设施。在日军飞机多次狂轰滥炸中,由于有所准备,两台的播音一直未曾中断。为适应战时广播的需求,国民党当局还在重庆建立了电波研究所和收音站,并且配合前线作战宣传,开办了战地流动广播电台和军中播音总队,担负对前线作战部队和对敌军广播任务。此外,在战时,还注重发展西南、西北地区的广播事业,其中,以新建的昆明台发射功率最大。

经过多年的恢复和重建,据1943年上半年统计,国民党官办广播电台已达到16座。发射功率142千瓦,略超过战前的规模。

在重庆期间,中央、国际两台除及时报道前线战况外,还举办过不少广播讲演节目,邀请共产党的代表、抗日将领、国民党内的抗战派、爱国人士和国际友人如周恩来、冯玉祥、李济深、郭沫若、沈钧儒、黄炎培、爱德华(印度援华医疗队队长)等向国内外发表广播讲演,号召国内广大同胞团结起来共同抗日,呼吁国内外反法西斯力量团结起来,打败德、意、日侵略者,争取世界和平。1939年5月31日,周恩来应邀在中央台发表了题为《二期抗战的重心》的广播讲演。他告诫人们要提高警惕,努力发展生产,深入敌后,建立抗日根据地,广泛开展游击战争,争取最后胜利的到来。在汪精卫公开投敌之后,中央、国际两台举办了讨伐汪逆的广播节目,并由各地方台同时转播,先后应邀到电台发表广播讲演的有林森、曾虚白、郭沫若、吴铁城、陈立夫、戴传贤、居正、于右任、孙科、张伯苓、翁文灏、何应钦、邵力子、李德全等人。在国际宣传方面,驻重庆的英美广播公司的记者自行编排节目,利用国际台向本国播出,从而扩大了中国抗日斗争在国际上的影响。宋霭龄、宋庆龄、宋美龄三姐妹的对美广播讲话,对于促进美国朝野了解中国,援助中国的抗日斗争,起了一定的作用。1944年3月12日,孙中山先生逝世19周年之际,美国举行了纪念日活动。宋庆龄再次应邀到国际台发表了对美广播演说,题为《孙中山与中国的民主》。重庆《新华日报》发表社论高度评价她的广播演说,社论说,这次对美广播演说,把孙中山遗嘱的真谛和精神,说得清清楚楚,也把中国人民对政治局势的意见传播到了海外。这不仅帮助了美国人民对孙中山遗嘱的认识,也增进了中美人民间的友谊和团结。经过中苏文化协会的安排,中央台与莫斯科广播电台互相举办专题音乐节目,1939年冬,莫斯科电台曾先后五次对华播送苏联名曲及民间音乐节目。1940年3月18日,中央台首次对苏播出音乐节目,内容有抗战歌曲、民族乐曲等,此后还多次举办对苏音乐广播,音乐的交流促进了中苏两国人民之间的友好关系。日本反战同盟的有关人士也曾在重庆广播电台发表讲演,劝告日本人民勿受军阀欺骗,呼吁他们一致反抗侵略战争。此外,针对日本广播对中国的造谣、污蔑,重庆的广播电台给予了一定程度的驳斥和揭露。以中央台为代表的国民党电台进行的爱国抗日广播,在大后方和沦陷区的广大爱国同胞中有着相当的影响。

毋庸讳言,在重庆期间的国民党广播在大力宣传全民奋起抗日救国主张和有关报道的同时,也播出了不少不利于国共合作共御外侮的消极内容。人们很难从其广播中了解到中共领导下八路军、新四军等人民武装英勇杀敌的真实情况,以及中共有关抗日斗争的正确主张和政策等。

中国革命广播电台播音室

延安之声的抗战广播

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广播,始于1940年12月30日开播的延安新华广播电台。该台是使用共产国际援助的苏联制造的广播发射机建立起来的,发射功率三百瓦左右,呼号是XNCR(英文意即新中华广播)。每日的广播稿由新华社广播科提供,发射台址在延安西北的王皮湾。延安台开播的消息中号召“备有收音机者,可赶快按时收听,借以收罗一切正确真实之新闻材料,并可粉碎敌伪投降派所进行之欺瞒国人之一切虚妄宣传。”延安台每天播出的内容有:中共中央重要文件、《新中华报》、《解放》周刊以及《解放日报》的重要社论和文章、国际国内的时事新闻(着重报道八路军、新四军的抗敌消息)、名人讲演等,文艺节目中主要播出抗日歌曲,如《大刀进行曲》、《游击队歌》、《五月的鲜花》等。1941年11月7日,延安台播出的毛泽东的广播讲演中号召全国人民加强团结,驱逐日本强盗出中国,呼吁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把世界反法西斯的斗争推向更高的阶段。

延安台于1941年12月3日又开办日语广播,主要对象是侵华日军。在延安的日共领导人野坂参三倡议并参与创办。他还负责审定日文广播稿。

延安台环境艰苦、设备简陋,加之发射功率不大,日常的播音时断时续,坚持到1943年春,因电子管损坏不得不暂时停止播音。但延安台坚持抗战广播的精神,正如一首为该台创作的歌曲中表达的那样:“我们是新中华的战士,是共产党的喉舌……向全国的人民,向全世界的工农,传播党的主张,指导神圣的抗战,粉碎亲日派的阴谋,推动时代向前,驱逐日寇出境,重建祖国河山”。?

1945年8月15日7时(重庆时间,华盛顿时间为8月14日19时),中美英苏四国政府在重庆、华盛顿、伦敦、莫斯科分别用汉语、英语、俄语通过广播同时宣布:日本政府无条件投降。当天中午,蒋介石在重庆中央广播电台发表《抗战胜利告全国军民及全世界人士书》。一小时后,日本广播中播出了日本天皇宣读《终战诏书》的录音,表示接受《波茨坦公告》。同年9月2日,日本政府向中美英苏同盟国签署了投降书,无线电广播将这一特大喜讯顷刻间传遍全世界。至此。第二次世界大战宣告结束,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取得最终的胜利。

责任编辑:炎黄纵横
相关新闻
新中国文化遗产管理制度的发展演变
炎黄学:中国传统文化的龙头之学
新时代,旧体诗的新作为
保护传承弘扬好红色文化
用文化滋养时代的心灵
腊月啦 2018春节网络文化大餐筹备进行时
让更多传统文化代表项目走出去
《宋之韵》文字解说词
杂志栏目
其它栏目
杂志公告 - 关于我们 - 广告刊登 -